首页 全部分类 奇幻玄幻 战神王爷的小医妃

第二百七十三章 是真是假

  

  终于,古堡内瞬间就安静了不少。

乌巴不知道是一百多年前就没有学过武功还是因为某种原因导致她现在没了武功,总之现在的她毫无还手之力,只能被硬生生的拖着向云梓玥早就准备好了的房间走了过去。

说是一个房间,倒不如说是一个临时的手术室。

开了门,乌巴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戴着口罩,戴着手套的云梓玥,心底有种不好的预感,挣扎着不愿意过去。

但是她现在就是一块案板上的鱼肉,怎么可能挣脱的了。

“怎么?现在知道害怕了?那要不要说说你这一百三十十年来的阴谋,说不定你说了,我还能给你留个全尸。”

“啊……啊啊啊……”

乌巴的下巴被卸掉了,现在她就算是想要说话,除了能发出阿巴阿巴的声音之外,什么也说不出来。

云梓玥看着她的样子,活动了一下手腕,咔嚓一声将她的下巴归回了位。

“真是抱歉,忘了你不能说话,现在好了,你说吧,不过,这可能是你最后一次说话了,就当做是遗嘱好了。”

云梓玥给她正完了下巴,笑的十分的开心。

“就算我死了,又能怎样,你失去的东西,永远也回不来了!看看,云家真正的小姐,她是因为你而死的,所有人,他们都是因为你而死的,你想知道什么,我偏偏不告诉你,你这辈子都别想要知道,哈哈哈哈……”

乌巴笑的恶毒,说出口的话更是恶毒。

她身边古武世家的子弟都听不下去了,刚想要动手,就被云梓玥制止了。

云梓玥从身后拿出了一本书。

“你是说这个吗?看来不是。”

接着,云梓玥又在乌巴错愣的目光之下拿出了手机,上面正是两张阵法图,一张是祭坛上的,一张是那艘船上的。

这还没有完,最后,云梓玥拿出了那个像是小臂一样的棒状的东西。

这些东西一一在乌巴的面前晃过,却是压倒她的最后一根稻草。

“不可能,不可能,你怎么会有这些东西!你怎么找到的!还给我!快还给我!”

乌巴看到这些的时候,终于是表现出了一个人该有的样子了。

但是她现在自己都要死了,居然还有时间去管这些,该说是痴心妄想呢,还是该说她是走火入魔呢?

云梓玥将这些东西都放到了自己的身后,接着一步一步靠近乌巴。

“别想了,颜颜姐,我会救回来的,云家小姐,我也会救回来。”

说完了这句话,云梓玥没有丝毫的犹豫,将针管直接扎在了她的颈动脉上。

随着药水的注入,原本瞪大了眼睛的乌巴,终于闭上了眼睛,身体也随之放了下来,像是死了一样。

但是云梓玥怎么可能就让她这么轻易的就死了呢?

“放到上面,绑起来。”

云梓玥淡声的吩咐,随手拉开了床边刚刚一直都没有掀开的布帘,另一张床上躺着的赫然就是云家的小姐,也就是现在用着云梓玥身体的云家小姐。

“你受委屈了……”

云梓玥看着跟现在自己的脸长的八九不离十的脸,轻声的说了句。

……

乌巴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自己的身体里像是住进了什么魔鬼一般。

浑身都有一种难以忍受的疼痛,但是又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痒痒的感觉,她想说话,但是发觉自己一声也发不出来,她想要抬手去挠,但是发现有什么禁锢住了自己的双手双脚。

“唔唔唔……”

乌巴唔唔了两声,费力的睁开了眼睛,入目的是明亮的晃眼睛的灯光,渐渐的有了意识,想抬起头向前看,云梓玥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怎么样?蛊虫的滋味还好受吗?”

来自云梓玥亲切的问候声音在她身边想起,

蛊虫……

“唔啊啊……”(你做了什么?)

她是说不出来话,但是云梓玥猜测应该是这个意思。

云梓玥也不着急,反而是伸脚从旁边勾过来一个小凳,挪到了她的头边上。

“你可别这么看着我,不然我会忍不住想要挖下你的眼睛的。”

云梓玥手里现在还拿着一把带血的刀,而这血,正是乌巴的血。

“看我这记性,忘了告诉你了,你给云家小姐下的蛊,我好心的将她挪到了你的身体里了,对了,顺便,我用我仅有的经验,将另一只蛊虫也放了进去,不用感谢我,三只蛊虫在一起,不会让你死的。”

云梓玥说的云淡风轻,但是听在乌巴的耳朵里,这简直就不是一个正常人能干的出来的事情。

但是她自己怎么不想想,这一百多年的时间,她干过一件人事儿吗?

云梓玥只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

“都说了,你不要瞪我了,我只不过是刀子偏了一下,不小心把你的肚子划了个口子,药效过了,你自然会疼了,不过,你还要感谢我,这样的疼痛没有蛊虫带给你的疼痛疼,说不定还能帮你分担些疼痛呢。”

云梓玥笑的一脸的和善,手中的手术刀随手插在了她的身边,差一寸就碰到了她的眼睛。

乌巴被这样的一番话气的胸口上下起伏,整个人都险些气死过去。

但是云梓玥却不搭理她了,剩下的时间,就让她在痛苦之中,慢慢的挣扎吧。

云梓玥把自己想说的、该说的都说完了,起身向外走了出去。

“看好她,别让她死的太快。”

这人欠的可不是她云梓玥一个人,颜颜姐二十几年的青春,她拿什么还!

……

云影尘并没有进去,而是站在外面,手指之间夹着一个烟头,看见云梓玥出来了,赶紧将烟头掐灭,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内。

“大哥,你怎么又开始抽烟了?”

云梓玥看着大哥这熟练的操作,就知道他这几年没少抽烟。

在颜颜姐出事之后,大哥从以前的对酒只是浅尝辄止,到后来的一烦躁就会喝酒,后来竟然还学会了吸烟,变化就是那么快。

云梓诶第一次看到他吸烟的时候,丝毫没有犹豫的就将烟夺了下来,踩在了脚下踩灭,那时候她似乎还说他了,后来哥哥渐渐的也抽的少了,但是这几年她不在,家里能管得住他的人更少了。

“玥儿……”

云影尘叫了她一声,却不再解释什么,只是微微的低着头。

“大哥,颜颜姐要是回来了,看到你这个样子,你觉得她会是什么表情?”

“颜颜,她就算是醒了,冰封后也是个二十多岁的少女,你再看看你大哥,我已经四十多岁了。”

云梓玥听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也是一愣,她从来没有想过,大哥也会有不自信的一面。

想到这里云梓玥不由得扶额,道,

“大哥,这件事情你真的想多了,时间过去了就是过去了,就算颜颜姐回来了,也依旧是与你年龄相仿的那个颜颜姐,冰封冻住的只是身体机能,但是不是时间,你明白吗?”

云梓玥有些无奈的开始解释,可能是自己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不理解为什么一向都是顶天立地的人会有这样的想法。

难道这就是越是在意,就越是害怕吗?

“真的吗?”

“大哥,难不成你还眼睁睁的看着颜颜姐醒过来之后投入到别的男人的怀抱?”

“不可能!”

“……”

所以说着到底是在纠结什么,难不成是想当个老父亲?

云梓玥想到这里,看向云影尘的眼神忽然就变得有些奇奇怪怪的。

“怎……怎么了?”

“大哥,你这样的思想要不得,老父亲这样的角色不适合你们两个。”

云影尘被她逗乐了,笑骂道。

“想什么呢。”

云梓玥看他终于不丧了,也终于放下了心来。

“那我去看看云家小姐,大哥要去吗?”

“……走吧。”

云影尘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跟去看看。

到了房间外,一个女侍从正从房间内出来,手中拿着一盆温水和一个毛巾,看到两个人赶紧问好。

云影尘摆手,等这人下去了,才推开了房门,

这里是她原来住着的房间,只是现在这云家的小姐还没有醒过来,十分安静的躺在床上,但是额头上那块颜色已经很明显的淡了不少了,蛊虫连带着蛊术都已经被云梓玥移花接木的转移到了乌巴的身上,这印记几天之后就会完全消失的。

云影尘走到了床边,看着与自己的妹妹一般不二的那张脸,就这么看了一会儿,他已经知道了,云家的小姐今后就是他的玥儿,她会在这里,代替玥儿的身份。

但是知道和接受到底也不是一回事儿,虽然玥儿在以后的某一段时间还是会回来看他,但是终究是不能一直陪在他的身边。

云影尘以前也不是没有想过,要是将来玥儿嫁的远了,自己不能经常见到他,那要怎么办,这些他都有想过。

但是云影尘怎么也没想到,云梓玥确实是嫁人了,但是嫁的地方实在是太远了,远到了另外的一个世界,另外的一个时空,这是云影尘怎么也没想到的。

甚至于自己莫名其妙的就换了一个妹妹,在理智上,云影尘知道这位云家的小姐也是无辜的,但是在情感上,云影尘觉得自己还是需要时间去接受。

云梓玥知道云影尘在想什么,走过去,抱了抱他,道,

“哥哥,下次带着两个宝贝回来看你们,好不好?”

云影尘看着云梓玥像是在撒娇的样子,又想到了两个像是玥儿一样可爱的孩子,想着想着不由得勾起了嘴角,两个可爱的孩子要是都围在他的身边……想想都开心。

云梓玥看出来大哥开心了,眼珠提溜一转,道,

“大哥,你看云家的小姐在这里也是无依无靠的,而且她也是因为我才……”

“好了好了。”

云影尘捏了捏她的脸,有些无奈。

“你要是走了,就很长时间见不到你哥哥我了,怎么,都不想我吗?”

“没有,我想哥哥,怎么会不想哥哥呢。”

“那你说哥哥想不想你?”

“哥哥一定也想我,哥哥对我最好了。”

“所以啊,就算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也会照顾云家小姐的,不会让她受欺负,知道了吗?”

云影尘没忍住捏了捏她的鼻子。

云梓玥一下子隔开了一段距离,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大哥,我都多大了,你还这么碰我鼻子。”

“不管多大,在我这里都是小丫头,谁也不能欺负。”

床上,云家的小姐依旧没有任何的动静,想来也是,要不是云梓玥的身体素质好一点儿,这云家的小姐还真不一定能撑过去。

云梓玥看着床上的女子,相比于自己的生活,她的生活确实很苦了,没有亲人的疼爱,没有自由,还被人下毒……

不过,从今以后,这样的生活不会有了,这就当做是对她的一种补偿吧。

……

总算把一件事给解决了,云梓玥难得的觉得身上轻松了不少,现在就剩下一件事情了,那就是颜颜姐,这件事也是最重要的一件事。

云梓玥和云影尘从房间内出来就坐在了凉亭内,这里很凉快。

“大哥,明天我们去鬼方世家的密室内将颜颜姐的身体带出来吧,菩提寺后山的那座楼阁,今天就让人在里面放上冰块和制冷机,这样,不会对颜颜姐的身体造成伤害。”

“……”

一提到这个,云影尘的心里就一阵的悸动,明天……明天他就能见到颜颜了吗?

云梓玥看着他的神情,犹豫了一下,还是道,

“大哥,那个叫赤的少年,他与颜颜姐长的实在是太像了,但是我们调查过,颜颜姐没有双胞胎的弟弟,所以说,这个少年体内的灵魂……很有可能就是颜颜姐。”

这些也都只是云梓玥的猜测,乌巴不告诉她那时候发生了什么,谁也不知道,当初知道的人,除了乌巴自己,没有别人了。

这也是最棘手的事情,乌巴实在是太谨慎了,她不相信任何人,只相信自己,除了后后来让赤跟在自己身边之外,她身边没有任何一个人,包括乌言,她都不信。

“大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