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武侠仙侠 从县令开始的签到生活

第四百三十九章 这老家伙蔫坏

  

  “跟我来!”

带着田初梦踏入这里,直接站在了高台之上,两个人与周围的累累白骨怎么看都似乎格格不入。

手里不知道何时多了一把匕首,钟雄直接对着自己的手腕来了一刀,鲜血顺着手臂的落下滴在了地面上,汇聚成一个奇异的图案。

“闭上眼睛,随着这股悸动慢慢呼吸,感受着一切!”

将田初梦推入了图案的最中心,钟雄一身力量在攀至顶峰后,源源不断的输入到地面高台之上。

霎那间,一道光芒自田初梦所在的位置冲天而起,而田初梦本人则是被这道光芒完全笼罩在内。

那骤然间亮起的光芒,仿佛要将整个飞鸣山都照亮。无数的飞鸣山弟子看向这里,那些飞鸣山的长老们更是个个大惊失色。

普通的弟子们可能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们这些长老不可能不知道。

他们飞鸣山的传承被激活了,恐怕传承彻底易主也是近在眼前。作为飞鸣山的高层,若说他们对这份传承没有想法那是不可能的。

可六长老刘义忠的前车之鉴在那里摆着,他们那位掌门,那可是位心狠手辣的主。

既然六长老他可以说杀就杀,他们,自然也可以。

杀鸡骇猴的目的,不就是要让他们安分一些,不要惦记些不该属于自己的力量么。

“开始了啊!”似乎感受到了远方的变故,原本在精钢所铸的铁笼中躺着的钟夜一下子睁开了眼睛,慢慢的站了起来,挺直了腰背。

这一刻的钟夜,原本的老态龙钟尽去,取而代之的事难以用言语形容的霸气,仿佛睥睨天下的一方雄主一般。

相对而言,钟雄这个新掌门在他面前就要显得稚嫩的多,终究是要差上一些。

可似乎感受到钟夜身上那可怕的气息,精钢所铸的铁壁内开始闪烁起蒙蒙光芒,刻于其内的无数符文仿佛活过来一样勾连成一片,而且越转越快。

符文的力量开始将钟夜笼罩,就好像要强行将他那一身气息完全压制住。

这无数的符文才是真正的铜墙铁壁,不然就凭那精钢所铸的铁屋,在蜕凡境高手的眼中就是一堆废铁。

也正是有这些符文在,钟雄才会对这里这么放心。他相信,即便是自己的师父,也绝不可能从这座牢笼中逃脱。

可是,他明显失算了。以前钟夜之所以出不来,是因为他不想出来,而不是不能出来。

现在他想出来了,一处匆匆布下的符阵还拦不住他的脚步。何况,这里也是他的地盘,本就属于他!

抬头看了眼周围全部浮现的符文,钟夜轻轻一笑,所有符文都瞬间碎裂。精钢所铸的铁屋,也随之崩碎。

里面的钟夜则是施施然的走了出来,看向光芒所在的地方,脸上的笑容更加明显。

“终于开始了,也不枉我自缚于此这么多年!”

而这时候,在光芒中央的钟雄,却是一脸的不解。按道理讲,他此时应该已经开始接纳来自传承的力量了。

之前的过程他经历过,也很熟悉,可是现在这么完美的种子落在了这里,为什么反而是一点力量都没有。

“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为什么这力量没有我的份!”

仔细观察了一下,钟雄看向田初梦的眼神都不由有些愕然“不对,你的力量也没有增长,可传承明明已经开始了,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错?”

“那是因为你少了一个步骤,所以才得不到真正的传承之力!”

“师父!”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让钟雄猛地抬头,瞬间钟雄的脸上就写满了震惊。

“你不是......你怎么可能出的来?”

“我想出来,自然就出来了,那座所谓的牢笼从来都困不住我!”

站在上方,钟夜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犹如在看一个卑微可怜的可怜虫而已。

“你不是想知道是哪个环节出了错么,我可以告诉你,传承的力量之所以迟迟未能出现,是因为种子太完美了,足以将所有的传承力量全部引出来!”

“可有时候太完美也是一种错,所以就需要一个另一个完美的种子来平衡,需要一个真正高手的血来献祭!”

“一个真正的高手?”似乎想到了什么,钟雄抬头猛地色变:“你算计我?”

“是啊,从青儿刚把快冻死的你带回来的时候,我就已经在算计你了!”

“你苦心寻找了这么多年的种子,殊不知你才是最完美的那个!”

说到这里,钟夜忍不住摇头感叹“我飞鸣山的传承力量又岂是那么容易得到的,不然,这千年以来,为何从来没有人成功过?”

“正是因为这座传承之地所需要的条件太过苛刻,它不仅需要种子,更需要成为顶尖高手的种子,一男一***阳相合,如此方能完全激活!”

“所以,当年你根本不需要杀了青儿,为师也会对你倾囊相授,只为能让你用最快的速度成长起来!”

“不过嫉妒本身也是一种动力,若不是当年你动手杀了青儿,这么些年来你又怎么会愧疚的拼命练功,不就是为了向为师证明你自己呢!”

“青儿的死,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哈哈哈,好一个死得其所!”似乎明白了一切,钟雄忍不住仰天大笑了起来“师父,你还真是个好师父,好父亲!”

“这么多年来,你应该一直在监视我,这么说的话,当年我亲手杀掉师兄的时候,你也在场了?”

“你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亲子被杀而无动于衷,不曾出手相救,更在我面前演戏演了这么多年。厉害,真是厉害!”

抬头,钟雄的脸上满是感叹“师父,这么对年了,你一直都是我追赶的目标。”

“之前,我一直以为自己已经追上了你,并且青出于蓝。现在才发现,我不过是个跳梁小丑而已,与你想比我还差的太远!”

“所谓师徒情分,父子之情,在你眼中不过是可以利用的手段罢了。原来,我那可怜的师兄,一直被你算计到死!”

“可就算是如此又如何,如今的弟子已经不是当年的弟子了,我到要看看师父你究竟还剩几成功力?”

眼睛猛地一瞪,钟雄身上那一身气势尽数释放,那恐怖的气息即便相距很远都能清楚的感觉到,仿佛让整个飞鸣山都在这股气势下瑟瑟发抖。

而就在这时,背后突然一把剑插入了钟雄的身体,这把剑来的猝不及防,甚至让他之前根本就没有想到。

“呃,你,你!田初梦,你敢背叛我?”

“夫君,为了爷爷,就只能对不起你了!”

“爷爷?你是指.....?”

“他是指我!”瞬间来到了高台之上,将田初梦护在身后,钟夜的眼中满是宠溺“她不姓田,她姓钟,是我的亲孙女!”

“什么?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原来我的每一步都是你安排好的,我自以为算计了一切,没想到到头来自己才是被算计的那一刻!”

“哈哈哈!”将背后的剑直接拔了出来,钟雄冷冷的看着对面的两人。

“师父啊师父,你算到了一切,却唯独没有算到弟子已经不是以前的弟子了,现在的我有足够的力量!”

“是么?”淡淡一笑,钟夜身上的气势也开始释放,比之钟雄身上的更猛烈,也更强大,甚至完全对钟雄形成了压制。

“你,这怎么可能?”

“这有什么不可能的,在你之前,为师可是这里的主人。这里的传承之力你可以得到一部分,为师当然也可以!”

“啧啧,看不出来啊,这老家伙蔫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